對比起近兩年如雨后春筍般冒起的大批新丁,在工業機器人制造界,有幾個 “高富帥”,它們資金雄厚,研發歷史悠久,先進工廠遍布歐美,ABB(Asea Brown Boveri)是其中一家,1994年,ABB機器人業務正式進入中國。

                  盡管ABB近年把機器人的研發和制造搬到了上海,讓其成為了ABB大部分機器人生產的主基地,但與其它國際品牌的工業機器人一樣,ABB機器人在中國作業的領域,曾主要應用于那些技術尖端、自動化程度較高的外資工廠,譬如汽車制造,或者煙草這樣的特殊行業。



                但是,近兩年中國工廠的自動化浪潮,讓工業機器人的潛在領地猛然擴張——如同上海中國工業博覽會上的ABB演示區,去年ABB橙色機器人主要演示在汽車制造中的應用,今年卻留出大片空間給拾取、裝箱、碼垛等曾經依賴低成本勞動力,以叉車和中國工人為主要角色的領域。


                  這些新的工業機器人系列被涂上了白色,以顯示與傳統橙色ABB機器人的不同。“ABB已經開發出碼垛速度最快的機器人。我們發現了中國客戶的這些需求,也針對性地開發產品。”ABB(中國)副總裁、機器人事業負責人李剛說,中國市場的爆發讓ABB加速了在產品線上的更新。

                  工廠們紛紛在減員上打主意,新的自動化市場接連出現,以至于很多工位開始被機器人所替代(富士康是其中著名的推動者之一),這為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制造了更多以低價提供低端產品的進入者,某個國產機器人品牌的口號更是簡單直接:“只做搬運”。

                  “一些企業先行使用機器人后,同行不免會有質疑,譬如技術是否可靠,但ABB機器人在中國的發展,本身就證明了一些事情。”李剛說。

                  各種轉變與客戶思維的變化,也為ABB培育了新的市場。去年,由于傳統3C制造工廠對新一代工人的管理越發艱難,一些先鋒工廠開始使用ABB機器人手臂來進行涂膠和組裝。

                  在工業機器人在中國持續爆發的年頭,傳統的自動化服務商,例如西門子或者臺達等獲得了更多訂單,它們會與新興的各地自動化公司一起,為工廠們制定選購機器人的方向。在順德,被ABB授予“ABB機器人應用大賽冠軍”的利訊達公司就對記者坦言,“我們寧愿為客戶提供更可靠的產品,而不是價格較低、時不時停轉的機器人。”

                  從沈陽到廣州,從南京到重慶,機器人展會、機器人產業園的熱潮至今仍未減弱。應用市場的“瞬間”擴大,讓原本在中國擁有最多工業機器人的ABB增添了很多對手。不過,李剛覺得一窩蜂上馬的機器人項目并不一定瞄準了工廠們的真實需求,而且ABB在自動化應用方面的積累甚深,既往的案例數量也領先于同行。

                  現在,其它國際機器人廠商也一樣嗅到了機會和競爭交織的火藥味。國際機器人“四大家族”中的發那科、庫卡和安川都不約而同地進入更多生產領域。過去它們在中國多是展示尖端而有著超前色彩的自動化生產系統,而現在,都在機器人展覽會上展示取放大包藥粉這樣的“簡單”操作了。

                全產業鏈解決方案: 結識新客戶,碰撞新思想,把握新商機。
                青青青草国产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